竹子不好啃啊

导演!!!认了!!!!!!!——————
还不入坑!!!——!!——

超过100fo一辆车!!!

如题!!!自割腿肉了!!1551

没超过算我没说吧。


【双花】霸图训练室有味道

国术:


/我懒癌拖着拖着把车从周五拖到周二 我的锅

/前排表白双花

/坐稳,走微博链接

夏休期的霸图也很热闹。

而处于夏休期的义斩因为霸图某个叛徒泄露了情报,得知了张佳乐夏休期还在霸图奋斗。
就看见他们的大孙哥已经在看航班了。

张佳乐对于孙哲平时不时的突然袭击,表示。
刺激。太刺激了。

孙哲平戳了下张佳乐的扣扣,发了条“你楼下”,当时在训练的张佳乐一个条件反射就把耳机摘了往楼下跑。

扑通!
被韩文清的椅子绊倒了。

“张佳乐,你当你百花缭乱呢?”
轻车熟路上来的孙哲平看着空无一人的训练室,转了一圈才看见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张佳乐。

心情复杂。
当时孙哲平就把张佳乐抱起来,然后帮他揉脑袋。
“你妈,痛死了。”
“活该-_-#”

孙哲平又环了一圈,然后看向了电脑屏幕,百花缭乱的身影因为没有操作一动不动。
“就你一个?”
“其余的都在宿舍楼…”

走链接 评论

[落花狼藉x百花缭乱]罪恶之城(嘘)

漠花:

嘘,严禁转载功能/双花账号卡/4年前的黑历史/PWP


=========================




般若简直是天使。。。。我的鼻血啊。。。

哈哈哈这个表情包

奈布:

在网上看到的,jio的挺贴切。
不开车灵魂写手断腿7题(想不出十题)
5热度:说出写文时的姿势
10热度:24小时内码一个杰佣小短篇
20热度:说出亲朋好友的写文糗事
25热度:分享游戏中最尴尬的事
30热度:20小时内更新发文
40热度:点梗杰佣的(我知道没人点)
80热度:随便画张画

要是有个杰克评论,我让他up

《来自雇佣兵的爱》【上】杰佣,虐

白鸽w:

一个名叫奈布的雇佣兵有一个秘密,一个无法向他人启齿的秘密。


作为一个男性,竟喜欢上了同为男性的人。


奈布在来到这庄园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男性。


虽说这种事在朝不保夕的雇佣兵前很常见,毕竟谁也难以保证下一次的任务,自己能不能平安回来。


但在一起的雇佣兵们,往往都是其中一个一个死了,其伴侣往往会选择自杀来了结自己的生命。


奈布不明白,为什么?对于每一个死亡的雇佣兵,雇主都会赔偿其家人或者伴侣一大笔钱,足够丰衣足食很久了。为什么他们的伴侣会选择自杀呢?


且以奈布的价值观而言,男性,又怎能与男性在一起?


先不提能不能繁衍后代。


光是【同性恋】这个词,在这个社会都很难被世人接受,奈布也从未考虑过以后如果和男性在一起会怎样。


直到后来加入庄园游戏。


奈布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会用一生做赌注。


而他自己,从见到杰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自己不完美的结局。


在奈布无意间路过一间玫瑰花房时,看到玫瑰花房里的杰克摘下了面具,脸上带着温柔笑意,细心照顾玫瑰花房里的玫瑰时,脸不由自主的红了个透。


那温柔抚摩玫瑰花瓣的样子真的是撩人得要命。


心脏传来‘咚’‘咚’‘咚’的声音,像有一头小鹿在胸口蹦哒一样。


奈布甚至有点喘不过气。


第二天游戏里看着杰克的骷髅面具,奈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天的杰克温柔的样子。


奈布不由的有些走神。


但是奈布还是稍稍分析了一下目前情况,设计好了几个遛杰线路。


这次地图是红教堂的,嗯,可以从废墟堆开始遛,奈布暗暗的想。


但不由自主又开始想着昨天杰克抚摩玫瑰花瓣的样子,奈布突然有点嫉妒那朵玫瑰花。


呸,我嫉妒什么,我才没有嫉妒呢!
啧,一定是我开局遇杰克,导致心情不好。


奈布默默安慰自己。


直到奈布把杰克遛到了红地毯。


杰克用来打求生者的刀比较短,这个距离...


板子是可以砸到的,而他是打不到自己的。
奈布想。


但是奈布不由的又想到了昨天杰克摘掉面具的样子,脸色不由的一红,走位也不由的歪了一下。一下子让杰克拉进了一些距离。


杰克逮到了奈布走位失误的机会,一爪子拍了过来。


奈布盯着杰克拍过来的爪子,脑海里只想到了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情景,那就是——凉了。


“佣兵先生,你在发呆么?”杰克盯着怀里抱着的奈布,眼中微微闪烁。


听到声音就下意识抬头的奈布和杰克视线对了个正着。


“....没有。”奈布扭开头,脸颊染上一片绯红。


“可是小先生,你的耳朵都红了。”杰克调笑道。


奈布猛的抬头,便看到杰克毫不在意直视前方的眼神,明显刚刚那句话只是开玩笑,奈布突然有点挫败。


感觉自己...好像是个颜控啊。


“奈布。”奈布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哈?”杰克一愣,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若无其事的走着。


“我的名字。”小佣兵抬起头,盯着杰克。杰克有点不解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名字告诉一个监管者,刚想说什么,小佣兵又接着说道:“我喜欢你,我可以追你么?杰克先生。”


“...”杰克懵了,什么情况?


“你说什么?”杰克觉得自己现在像一棵随风飘摇的海草,不知所措,被水淹没。


“我说,我可以追你吗?”小佣兵抬起头用手勾住杰克脖子,直视杰克面具下的眼睛说道,脸上带着期待又紧张的情绪,脸上一片绯红。


“...你确定你不是想让我放你?”杰克无奈的说道。


“不是的,杰克先生,以后只要是你出现的局,我都给你送人头,你能允许我追你吗?”一向带着挑衅笑容的小佣兵突然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


杰克盯着小佣兵的笑容,半响,哑声回答道:“...随便你。”


杰克想,反正又不是在一起,作为绅士,直接拒绝会让别人很没面子的。


而且,这家伙一直很难抓,如果每次主动让自己打的话,自己压力也会少很多。


杰克皱着眉盯着小佣兵的笑,想着,这笑真傻。


杰克却没想到,这个笑容会在自己永远失去某个人后,经常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带着永远的遗憾和惋惜。

码一下

冷蓝琳:

〔高亮〕第五人格周边 作者都是 美咲  @美咲Miko
详情群号:790048698
【一】玩偶小熊,杰克售完,其他还有,全款65一只。
【二】周边团子,都没有成团,渴望拯救,全款45一个。
【三】棒棒糖,奈布,杰克,裘克,慈善家成团了,其他的没有,黄衣和魔术师还差几个!拯救一下!!!!全款15一个

都在制作样品和征集期,没有现货,价格高点正常,都是定制,而且美咲选的都是好材料,不亏的!糖糖不是小小一点点大。
淘宝店铺 豆浆味冰淇淋 SMIC

[杰佣]欲罪②

小白:

         欢声笑语突然间地消失,大厅里安静得令人虔诚,所有人都看向门口那位从容迈步的优雅绅士。
         虚伪的恶魔。
         这是奈布看到他时的第一反应,奈布将手摁在了刀柄上,暗想着:“真人比照片更令人讨厌。”
         “哦,上帝!想不到杰克先生能够出席我的宴会,真是蓬荜生辉!”这栋别墅的男主人安尼奥疾步走来,向杰克伸出了手。
         “这是我的荣幸,安尼奥先生。”杰克回握了下安尼奥的手,并向卡沙行了个吻手礼。
         大厅里又迅速热闹起来,许多人围在杰克身边与之交谈,他与绅士们条条是道地说着政治经济,与女士们欢歌笑谈,举杯推盏。
        奈布抬头看了下时间,10点30分,时间到了。
        他低下头拉了拉兜帽,正想起身却被一把按了回去,他有些惊愕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人。
         “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这位小先生。”杰克端着杯酒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奈布,奈布也同样在打量着杰克。让奈布感兴趣的是杰克那双红眸,却又无比厌恶,他讨厌红色。
        “让开。”
        对方不领情的行为让杰克有点尴尬,他笑了起来,眼里幽然的微光像月色下微漾起的湖面,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站起身准备走人。
        “啊,抱歉,我的小先生。请原谅我的唐突,我叫杰克,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杰克拦下奈布,他料想奈布不会回答,便将手中的酒水递了过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奈布的神色冷了下来,但他现在不能伸张,秉着任务第一的良好职业道德他一口饮尽后将杯子递了回去,却在杰克伸手来接的瞬间松开了手,微仰了下头,低声说:“别再来烦我。”
         杰克笑了笑,没有搭话,侧身让路。奈布的身影融入人群后转瞬不见,他摸了下手杖,正巧卡沙发现了他,与他打了个招呼,将他拉入自己的朋友堆里去了。遵循绅士礼仪的杰克没有推开的道理,继续与这群女人玩乐着。
         黑暗毫无预兆地笼罩了大厅,一抹微光附在杰克身上,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门被锁上了!”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杰克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光亮笑而不语,趁着在黑暗中混乱的人群打晕了紧抱着自己手臂的卡沙,静悄悄地将她往一旁移去。
          同样身处黑暗的奈布看到被自己标记的目标正在移动,于是悄悄跟了上去,逐渐远离了身后一群恐慌的名媛和吵杂的精英。
        
         悠长、昏暗的过道里有一位绅士抱着一位女士,他轻声地哼着小曲,身后跟着一位蹑手蹑脚的雇佣兵。
         夜空中的轻云被吹拂开,莹莹的月光铺洒下来,留下窗棂的暗影。
         绅士停了下来,佣兵也闪身躲在墙后,静观其变。女人被放了下来,靠坐在墙边,不多久,她悠悠转醒,有些迷茫。
         “假装昏睡并不适合你,美丽的女士。我想,你更喜欢直接点的方式。”绅士轻笑着,半跪在珠光宝艳的女人面前。
         “抱歉,杰克先生,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卡沙面色泛红,双眼闪烁。
         “那么,这样做……你能明白了吗?”杰克划开了卡沙的衣裙,连同她的项链,珠子散落开来,在地上砸出清脆的响声,有一颗骨碌碌地滚着,撞在奈布脚边停了下来。
         卡沙的身体逐渐袒露出来,在月光下泛着旖旎的光晕,她欲拒还迎地拒绝了几声。奈布微感尴尬,收回视线,背靠着墙壁,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耳尖已经发红,只是觉得脸有点热。
         突然有道白光在奈布眼前一闪而过,他看了下脚边的珠子,猛然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问题:人的手怎么可能划得开项链和衣裙?
         没有时间再让他多想了,奈布采取了最粗暴的办法——正面交锋。
        




——————————————————————————————————
好啦今天就更这么多啦,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我写不出来才裁稿的呢(๑꒪ਊ꒪)σ
    
        


        

【杰佣】不曾袒露的杰克老师

忧哥花样欧:



01.



“奈布·萨贝达?” 如修竹般细长的手指划过一个加着重点符号的名字,不仅用红色打的名字,而且在旁边还重点介绍

———严加看管

“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呢。”青年放下手中的档案,端起手中的红茶轻轻吹了口气,如同鸭羽般的双睫打出一小片阴影在眼敛处,一边翻着档案一边喝着红茶,等到一杯茶尽,遍连同身份牌与各类档案一并放进公文包夹在腋下骑着自行车扬长而去,那身份牌上赫然写着

———特聘外语教师:杰克


02.

“艾米丽!!今天据说今天有新老师诶……嘿嘿嘿。”

“艾玛,你这样真的很痴汉,是漫画不好看还是零食不好吃。”

“就是要好奇一下啊!!有新老师来你不高兴吗!!我还是想知道他教哪科诶!”

“你可真是…精力充沛” 艾米丽不得不把手中的书放下,分出精力和艾玛聊天。

大门毫无防备的被打开了,杰克带着一贯的笑容走进了教室,将手中的资料和水杯放在讲桌上。班中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杰克眯起了眼睛,嘴角笑意不改,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Jack

“这看起来就像是个代号。”威廉碰了碰奈布的手肘,示意同桌不要再趴在桌子上了。

“早安先生小姐们,我希望你们做好了迎接我的准备,”杰克停顿了一下,“我是你们新的外语老师,my name was written on the blackboard,同样也是你们新上任的班主任。”


“杰克老师,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年龄和婚姻状况吗?”紫红色的大波浪和过分的唇彩在这个年龄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如此大胆询问想必也是抱着不驯的态度。
“年龄保密,尚且未婚,Fiona小姐。你们有9次向我询问的机会。”杰克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学生的大胆,仿佛只是在看小猫咪弓背一样。

“杰克老师!你有喜欢的女孩子没有!男生呢!”
“杰克老师!你介不介意师生恋!”
“杰克老师你为什么转到我们学校来!”
“杰克老师你是哪里毕业的,从哪儿转来的!”

………

那些学生似乎对这个不在意他们出格的老师很感兴趣,或许是出于周围所有人的躁动,越发的大胆起来,而Fiona倒是笑的有些张狂,仿佛在嘲笑杰克的无法收场。

“咚咚” 杰克敲了两下桌子,“先生小姐们,8个问题结束了,你们只有最后一个了。”

一瞬间的安静,继而又是吵杂的声音,学生们都想问的更加过分,挑战这个年轻老师的底线。

“杰克老师,请问您有过性生活经验吗?一周多少次?”